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088399.com > 正文
就算全球封锁我仍在环游世界
更新时间:2021-08-30

  从18岁开始,罗哈斯就开始旅行,他曾在阿富汗被拘留,在刚果遭遇车祸,被困在过太平洋的偏远岛屿。直到2019年末进入西非大陆的佛得角共和国(Cabo Verde)后,他正式成为了全球200多名完全到达197个主权国家的人。

  新冠疫情下,全球旅游业遭遇重挫,而这位旅游网红仍前往了8个国家,全现在跟他聊了聊疫情下的旅行经历。

  而2月初,欧洲人还没把新冠疫情当回事儿,它只是部分亚洲国家间传播扩散的流行病。

  罗哈斯也不以为然,为了拍张有张力的书籍封面,他打算参加3月末的印度参加霍利节(Holi Day)。霍利节是印度庆祝春天的古老节日,每年3月28日到29日,人们通过互相抛洒彩色粉末,传播爱意、战胜邪恶。

  而3月初,欧洲疫情早已悄无声息地爆发在意大利贝尔莫小镇,短短几日,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从0增长到2000多例。

  在罗哈斯抵达印度2天后,印度政府正式限制持欧洲护照的人员入境,作为持有西班牙护照的游客,罗哈斯登上政府旅行限制“黑名单”,但这时他已经在印度境内了。

  在印度霍利节上,罗哈斯和当地人玩得尽兴。身边印度朋友说,“印度是个伟大的地方,没有病例,也不会有任何限制。”实际上,印度政府已经下令从3月25日进行全国封锁,而3月底,印度的新冠确诊病例已经破千。

  3月末,他罗哈斯和朋友正搭乘火车从阿格拉南下,原定在印度再待两周。这时,“叮叮叮”……他的手机收到了一连串公寓、车票的退订信息。

  “我在火车上想清楚,必须马上改签机票,否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” 尽管有着多年旅行经验,罗哈斯还是慌了,远在西班牙的妻子还有2个月就要分娩了,罗哈斯迅速做出了决定,改签航班,提前离开。

  及时飞回西班牙是他那天最正确的决定。4月,全球新冠疫情迅速蔓延www.806737.com国际航班熔断,印度边境完全封锁。很幸运,3月底,罗哈斯离开了印度。

  回到西班牙,罗哈斯遇上了欧洲各国的第一轮春季封锁,商店、剧院、博物馆统统停业,人与人之间的社交距离是3米以上。晚上9点后,马德里的街头看不见什么人。

  从4月到7月,罗哈斯在西班牙待了3个月,完成了旅行书《故事》,期间迎来了生命中第一个宝宝。

  7月初,欧洲首轮封锁政策开始放松,无数人走上阳光海滩,迎接夏日。罗哈斯恰巧完成了新书,为了旅行网红的“职业生涯”,他开始了新的旅游计划。

  “以前我如果去了加勒比海附近,肯定会把周边的岛国都逛一遍,但现在没办法,我只能在一个国家待更久。一个月内去10个国家,太不现实了。”罗哈斯说。

  考虑到隔离成本,旅行目的地的首要选择原则是:不需强制隔离14天、只凭核酸阴性证明就可以往来无阻的国家。

  欧盟成员国间不受限制,可以自由通行,前往一个新的国家,离开一个新的国家只需要一纸核酸阴性证明即可。西班牙本地的小城市、邻国葡萄牙成为了罗哈斯7月末的旅行首选。

  “像是智利、阿根廷等拉美国家要求隔离10天,我都不会去。”罗哈斯在旅行过程中也按照当地国家的防疫措施,戴口罩、保持社交距离。这几个月往返旅行地之间,他至少做了12次核酸检测。

  期间,罗哈斯也密切观察着各个国家的出入境隔离政策。进入8月,横跨欧亚大陆的土耳其开放了边境。

  这座风景迤逦的国度经历了上半年新冠疫情的冲击,为了复苏旅游业,在机票、住宿、餐饮等方面均推出低价。虽然不是欧盟成员国,土耳其作为较大的航空枢纽,每日仍吞吐着上万名客流量。

  “那时土耳其太适合我了,虽然疫情里,土耳其卡帕多西亚古城的天空上没有热气球在飞,但一个中型或大型的国家更适合深度探索。”罗哈斯告诉全现在。

  公路旅行成了罗哈斯的最佳选择。除了在阿富汗乘坐了飞机,疫情间,罗哈斯都会在当地租一辆私家车,穿梭在城市间。“土耳其的汽油只用0.6欧元/升,私家车比公共交通更安全、更容易保持社交距离,所有防护工作都可以在车里完成。”罗哈斯说。

  10月,罗哈斯从土耳其回到马德里的家中短暂休整。疫情期间,罗哈斯更愿意选择乡村地区作为旅行目的地,尽量避开大城市拥挤的人群,放慢旅行节奏,降低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。

  11月,罗哈斯飞往墨西哥。作为西班牙人,罗哈斯前往墨西哥再容易不过了,两国文化相近、语言相通。在罗哈斯的Ins上能看到五颜六色砖瓦筑成的瓜纳城,也有他模仿龙舌兰果农劈砍果壳的瞬间,更有航拍下,高楼后被群山环绕的蒙特雷城。

  罗哈斯向全现在分享了些有意思的旅行片段,“墨西哥旅游时,我尝试开车一路向北进入美国,但由于11月的美国大选,入境公路被警察占用了,错失了探索美国的机会。12月的阿富汗,我和朋友曾遇上了小型武装冲突,所有航班被取消,被迫在凌晨5点坐上小型飞机回国。”

  葡萄牙、土耳其、墨西哥、阿富汗、巴基斯坦、伊拉克……截至2021年1月,在新冠疫情笼罩全球时,罗哈斯依旧在这些国家穿梭。

  事实上,新冠疫情期间,只要航空公司航班可以飞行,乘客只要出具新冠核酸阴性证明,就能飞往目的地,不会有机场人员询问入境者是旅游还是工作。旅行者只需要解决好签证和护照即可,但新冠疫情的感染风险需要自己承担。

  “有些国家是落地签,有些国家是免签,2020年去的这些国家里,只有巴基斯坦需要办签证,而我之前已经办过了。”罗哈斯旅行这些年已经换过10本护照都过期了,现在还剩下两个,一个在大使馆,一个在自己手里。

  据罗哈斯透露,持西班牙护照前往全球旅行,在197个主权国家中只有25个国家需要签证。

  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,新冠疫情爆发初期,罗哈斯非常担心自己失业。虽然罗哈斯是职业旅行者,可以随时随地出发,不用提前计划,就能完美旅行2个月。但他没想到,各国的疫情封锁政策让旅行计划停滞了近4个月。

  由于欧洲的封锁政策,2020年4月到7月,他一直待在马德里的家中,据他估计,期间取消的品牌合作、旅游项目损失约有35400美元(折合人民币约23万元)。此前,接手的旅行主持人项目也暂时中止。

  除了Ins账号,罗哈斯拥有域名为wanderreds的个人网站,由5位兼职员工负责音视频制作、网站运维、书籍推广等工作,这些员工的薪水也得支付。

  “我不得不调整策略,旅行中分享生活渐渐成了我的工作,现在我必须的用它来赚钱。一个人或者一个小团队,疫情期间很容易改变,只要花点时间来调整营销模式。”罗哈斯认为,保持真实是旅游网红做内容推广的最佳方式。

  在马德里居家写书期间,罗哈斯改变了账号发布策略,他将视频按目的地做成合集,根据粉丝反馈,集中发布。其中一条展示非洲乌干达萨满面具的视频在Ins上获得了200万的播放量。

  为了接近粉丝,他还在Ins上举办互动聊天和问答会议,他说,“对于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,在世界各地旅行了数年之后,看到我接受为期四个月的禁闭令罗哈斯感到非常安慰。”

  相对幸运的是,罗哈斯在隔离期间写的旅行游记已在70个国家出售,这是他去年的主要收入来源,也节省了大量旅行开销。为了照顾新出生的宝宝,罗哈斯在新一年不得不努力尝试推广旅行教学课程等内容。

  待到新冠疫情结束,中国是罗哈斯想要再次探索的神秘国度,他来过中国4次,到过北京、香港、澳门等城市,而下一次,罗哈斯想来西安看看秦始皇兵马俑,还想到中国的小乡村转转。


香港挂牌正版正挂更新| 香港本期开奖结果| 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| 挂牌玄机图| 品牌高手论坛78000com|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开奖结果| 小鱼儿主页马会资料| 35844.com| 正版牛头报图| 白小姐报码| 香港马会资料8080.cc| 03034一码一肖管家婆|